在黄石

  社区   民生通道   大冶灵乡工业园“招商”招成“污染园”毁了无数良田
返回列表
查看: 13006|回复: 9

大冶灵乡工业园“招商”招成“污染园”毁了无数良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6 10: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社会的发展反映着时代的进步。在推动社会不断前进的今天,政治与经济作为基础,支撑着国家与人民的繁荣富强。不可否认的是,国家的经济建设与快速发展,离不开地方与基层的良好形态作为动力及保障,地方政府与基层组织承担着社会稳定和谐、造福一方百姓的重要责任,为国家走向兴旺发达、人民美满幸福发挥着重要作用。

  基层百姓幸福指数的高低,不仅考量着地方政府施政的能力、水平与道德,也考量着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群众是否表现出了忠诚与爱戴。事实告诫人们,在赋有如此光荣使命的面前,只有正大光明、襟怀坦荡才会绽放出绚丽的光彩。反之,妄想利用任何手段来粉饰政绩,都会露出丑陋的尾巴,因为老百姓心中的那杆秤是永恒的。

f3d4f54d-9060-4414-bc32-5cd8b8c3d528.jpg

(湖北省大冶市灵乡镇灵成工业园门牌)

  日前,一位署名为明某的举报人以“灵乡—工业园区生灵在怨恨呐喊”为标题,实名举报了湖北省大冶市灵乡镇在所谓的招商引资、开发建设中,大面积毁田,破坏生态环境,给绿色家园造成严重的土质、水质和空气污染,特别是当地的村民在镇政府强行征地后,变成了“无业游民”失地失业,一无所有,使当地群众生活陷入极度困苦境地。

88d03ddf-600d-4a7e-a263-fcc58b5cee33.jpg

(在空空荡荡的灵成工业园区内,只有这家高污染的企业在开足了马力24小时不间断地开工生产)

  据村民们反映,从2002年起至今,当地政府以“新时代、新思想、新目标、新征程”为宏伟蓝图,打造以工业化企业为特点的工业园区。“工业园领导采用园区职工分人包干,攻克堡垒的战术,走村串户,打着‘灵乡不发展就是死路一条,灵乡发展了人们从中得利’、‘优先安排就业’、‘工程大家做’的招牌,以每亩10700元、9500元的两种极低价格骗征了一万多亩良田(其他的工业园区征地价格为每亩3.4万元左右),盲目引进20多家高能耗、高污染、高投入、低产出的模具、钢铁企业,创办了‘灵成工业园’”。

a2115467-9971-4155-8040-a623136c3fed.jpg

(当地镇政府用农民的宝贵耕地就换来了这样一个招商引资的环境)

  不知是准备不足,还是原本就另有隐情,工业园的建立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却让一个明星镇和镇里的老百姓背负了沉重的包袱。更让人感到痛心和大煞风景的是,镇政府灵成工业园好大喜功,只会摆花架子,务虚不务实,使灵乡曾获得“全国文明镇”、“湖北明星镇”等荣誉成为江南大地上一个璀璨的明珠,十几年间就遭到了经济的全面崩溃。雄厚的资源积累耗尽,区区小镇负债数亿元,直到2017年11月经过农业普查的人员每人才领到1000多元的报酬。大冶市灵乡镇政府领导在兴办灵成工业园区的过程中,超量征地造成大量耕地闲置,招来的企业未建成就倒闭,让失地农民无业可就,生计更无着落。

344d5c21-ced6-4df3-9967-0136c21df68a.jpg

(每天连续24小时排污的高污染企业距离农民的村落近在咫尺)

  据灵乡镇戴岭村村民柯某、大畈村村民张某介绍:十几年的光阴过去了,那些被征收的土地如今仍然被大量闲置,这期间招来的一些企业来此跑马圈地盖厂房,却一天工都没开过,投资商以这些土地为抵押从银行获得了大量贷款,可失地农民的就业梦却化为了泡影。更令失地农民们伤心的是,原本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美丽乡村,如今却因为灵乡镇政府的盲目招商引资而变成了重污染的人间炼狱!失地农民们不但没有因镇政府的招商引资而致富,反而还因为环境的污染而导致疾病缠身、生存艰难。“在空空荡荡的灵成工业园区内,只有一家高污染的企业在开足了马力24小时不间断地开工生产,每天连续24小时排污的高污染企业距离农民的村落近在咫尺”。

401f78f5-5f17-494c-a890-91ee8bd41472.jpg

(实名举报人柯雪华站在村路上向记者讲述当地农民失地、失业还遭受重污染的凄惨生活)

  “创办灵成工业,好比是猴子掰玉米,掰一个丢一个。南畈、大畈、戴岭三个行政村几千居民深受其害的远成钢铁厂犹如一具僵尸,瘫痪十几年后,所有设备作废铁处理,重新建厂,被‘新安南’取而代之,2009年征收的300多亩三种三收良田,创办‘奥格力农科’,生产化肥两个月人去楼空,厂内杂草齐肩设顶。2014年,灵成工业园管委会扩征好几百亩良田成了一眼望不到边荒地,变成了养鸡场、放牧场。十几年前征收大量土地创办‘正海锻造’、‘骐峰模具’、‘湖北鑫铸’、‘胜灵生物’等公司,因技术、管理、质量诸多原因已停产十年。最早投产的‘柏雅纸业’也停产多年,‘美阁铝材’已搬迁,‘沃达菲电器’院内大片闲置土地杂草丛生,一个个体打铁铺也要圈地十几亩……”村民们心疼而气愤地说。

2da73afc-33e3-4f7e-ad9f-ab552bff371e.jpg

(荒废多年、从未建成开工的入驻企业,却以所占用的土地,申请到了大量银行贷款)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山东荷泽时,给市、县委书记们念了一副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他说,对联以浅显的语言揭示了官民关系。封建时代官吏尚有这样的认识,今天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比这个境界高得多。习近平在座谈会上表示,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担负着领班子、带队伍、抓发展、保稳定的重任,要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干工作搞事业都要靠这一点,这才是“永动机”,才能练就金刚不坏之身。要勤奋工作,对党和人民事业高度负责,真正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bd2112ae-4000-488c-a138-aa9dacd4173a.jpg

(园区内的大量闲置工地 + 高污染企业 就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新时代 新思想 新目标 新征程”吗?)

  然而,湖北省大冶市灵乡镇百姓在他们的善良与依赖中,并没有品味到作为镇一级政府给予他们的幸福生活,相反他们却在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中经受着贫困和痛苦的煎熬。

08c2e392-955d-4f95-aa67-141cc7eabf64.jpg

(实名投诉人李冰安在曾属于自己承包的杨桥水库前讲述自己血本无归的投资遭遇)  早在2006年,国务院〔2006〕29、31号文件就明确规定:“征地补偿安置必须确保被征地农民原有的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为原则……不能就业的先安排培训再就业……社会保障费不落实的不得批准征地。”2014年国家又提出削减钢铁、煤炭过剩产能。而灵乡镇所招商的企业大部分均是高能耗、高污染的行业,给当地群众的健康和子孙们的成长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昔日田野金浪翻,水库碧波泛,鸥翔鱼游生态好。而如今工厂黑沙滚,地面黄尘扬,燕迁雀徙景象惨。粉尘压满蔬菜叶,噪音袭扰童叟心。五六千农民失地,廉价征收款耗尽,就业变成悲惨的谎言,几千万工资被拖欠,年逾古稀也得端起打工的饭碗。”这是当地农民内心发出的慨叹。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大冶市灵乡镇政府领导在不与农民投资人签订正式合同的情况下,连续多年收取农民投资人所缴纳的排废场铁矿石的回收收益提成,却又在农民投资人投入近千万元资金的情况下出尔反尔,将铁矿排废场的运营权转交给他人经营,导致农民投资人血本无归,倾家荡产,巨额债务缠身,生活陷入绝境。

  2009年,在灵乡镇政府领导的同意下,灵乡镇谈桥村村民明华堂开始投资设备和人力,对一座名为刘岱山的原武钢灵乡铁矿排废场进行矿石的清捡加工。

  灵乡镇政府领导在只想收取经济利益而又不想签订正式合同的情况下,双方以口头承诺的方式达成合作协议,即:经灵乡镇政府领导的同意,农民投资人明华堂以加工每吨铁精矿向灵乡镇政府的下属单位—华灵经贸委交纳提成款32.5元的合作条件,连续六年收取明华堂所交纳的提成款。明华堂为了矿石的加工生产,从2009年起一直连续投入包括设备购置和更新的资金、人员工资、农民土地征收款等共近千万元。

  从2017年3月份开始,矿石和石头的市场行情飙升,灵成工业园区主任、灵乡镇党委书记李某似乎在这里嗅到了什么味道,他强行关闭了明华堂投资开工的矿石石头加工场,在不补偿一分钱损失费的情况下,又将铁矿排废场转给了据知情人透露的李某好友来经营,致使明华堂的投资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如此的一方为官,如此的发展乡镇经济,又如此的进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不能不让人感到瞠目结舌,也不能不让人感到这样的构思与创意又是有多么的愚蠢和大胆。

  在农民投诉举报的事件中,大冶市的问题不仅仅反映在灵乡镇的工业园区存在诸多的严重瑕疵和违法乱纪行为,同样在其他领域也暴露出政府部门的蛮横、专权,坑人害人的不道德行为。

  与明华堂有相似遭遇的还有大冶市灵乡镇坳头村村民李冰安。2009年7月1日,李冰安与大冶市水务局杨桥水库管理处签订了《杨桥水库水面承包合同》,确定从2009年至2019年的十年合作期限内,由村民李冰安承包杨桥水库的大湖水面,经营水产的养殖加工及生态旅游的开发业务。

  村民李冰安按照合同的约定交付了承包费和风险抵押金,并按照合同的约定,先后投入了520多万元的资金从事经营活动。

  2013年6月5日,大冶市水务局局长叶某与杨桥水库管理处主任侯某以口头通知的形式,告知李冰安说,大冶市政府决定要终止承包合同,收回水库的经营权了。得到通知后的李冰安随后停止了一切生产经营活动,等待政府解决善后事宜。2013年10月17日和12月12日,大冶市水务局与杨桥水库管理处先后给村民李冰安正式下达了解除合同的书面通知,但却没有给予任何补偿。

  李冰安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故向大冶市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结果大冶市人民法院以“争议已自然消亡”为由,驳回了村民李冰安的诉讼请求。李冰安不服案件回复结果,又上诉至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李冰安为了能够尽快地拿到补偿款以偿还贷款,最终无奈地同意解除合同。

  经过各方的劝说之后,李冰安的赔偿要求从由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所评估的444万元补偿费,降到了杨桥水库管理处所认可的390万元。在强势的施压之下,李冰安无奈地放弃了本应退还给他的那20万元的合同保证金,并且全额承担了2万元的鉴定费和2万元的诉讼费。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下发了(2016)鄂0281民初259号民事调解书。

ed81e60f-680b-4153-9a10-11d909edb898.jpg

(拒不履行法院调解判决的政府机构——大冶水务局杨桥水库管理处)

  法院的调节书似乎让李冰安有了些许的安慰。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做了多次的妥协和让步之后,大冶市水务局杨桥水库管理处仍然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的调解裁定。

  大冶市人民法院执行庭法官张谦同志在与杨桥水库管理处的上级主管机构—大冶市水务局的沟通之后得知,此补偿款应由市政府的财政拨款解决。而大冶市人民法院执行庭迫于当地政府的权利干扰无法执行,由此导致人民法院的调解书成为了一纸空文。

  李冰安投资水库的资金,大部分是通过银行贷款、民间借贷和亲友资助筹集起来的,如今合同解除赔偿却在政府部门的强权和无赖下,无法得以履行,促使他“因案致贫”债台高筑,生活无法为计。有人不禁要问:湖北大冶这是怎么了?当官难道就是为了乱发淫威,戏弄民生,鱼肉百姓吗?

  “治政之要在于安民,安民之道在于察其疾苦。”古人议政的这句话,今天依然值得借鉴。经济建设是以改善人民生活质量和生活水平为目的,人民群众不仅是社会发展的贡献者,也是社会进步的享有者和受益者,而不是被欺压者和践踏者。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人民利益高于一切。这是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的根本。党和国家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今天,把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康放在了首要位置,成为全党为之努力的奋斗的目标。一切为了个人权力利益而对抗党性原则、对抗国家惠民方针,破坏经济环境、政治环境、和谐环境,破坏社会稳定的行为终将会在正义的监督下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发表于 2018-3-6 14: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良政府!
发表于 2018-3-6 11: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政府!!
发表于 2018-3-6 11: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想这种事情哪个部门能管?
发表于 2018-3-6 13: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百姓能如何维权???
发表于 2018-3-6 14:01:40 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部门只顾业绩,不顾民生!贪污腐败!天理难容!都拿出去枪毙!枪?
发表于 2018-3-6 14: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压榨的还是老百姓
发表于 2018-3-6 15: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多多转发吧,让所有人看看政府丑恶的嘴脸
发表于 2018-3-6 17:04:27 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现在好菜难买,农村污染如此严重,如何保障农产品质量,今年两会离提及的环境问题一定要狠狠抓一下
发表于 2018-3-8 14: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办法黄石本就是靠着工业发家的,利用自然资源来换取城市的发展,像大冶,地基都被挖矿给破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收藏:16 | 帖子:324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