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石

  社区   黄石杂谈   如何评价香港一博士生因撒盐杀死3只大蜗牛而被警方逮捕?
返回列表
查看: 17587|回复: 34
收起左侧

[国内热点] 如何评价香港一博士生因撒盐杀死3只大蜗牛而被警方逮捕?

[复制链接]
约好的以后 发表于 2021-8-18 08: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月四日傍晚,刚下过雨,有香港巿民在一商场附近的草地上,发现一名男子手里拿着一包食盐往地上撒,当时草地上有几只蜗牛,被盐撒中,很快因脱水而死,只剩下空壳。

蜗牛.png

有人上前询问,该男子表示蜗牛“危害生态”,所以要消灭它们。一市民不满该男子的行为,将这一幕拍下来发到了网上。


随后,香港油尖警区动物罪案警察专队经过调查,于昨晚约7点,在尖沙咀拘捕了该男子,原因是涉嫌残酷对待3只蜗牛。警方在该男子家中搜到了他“犯案”时所穿的衣服和鞋子,将其带走。

蜗牛1.png

据了解,男子今年26岁,是香港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博士。


2018年起,香港警方将部分刑事调查队人员调配至专责处理虐待动物的刑事调查专队中,即为“动物罪案警察专队”,编制每队约5人至6人,他们都接受了专业调查虐待动物案件的训练,目前,全港22个警区均设有“专队”。


警方称,非常重视及绝不容忍所有残酷对待动物案件,又表示这是严重罪行,一经定罪,最高判处20万港币(约合人民币16.6万人民币)+监禁三年。


根据香港《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法例》,残酷对待动物属严重罪行。

蜗牛3.jpg

残酷对待动物行为包括残酷地打、踢、恶待、折磨、激怒或惊吓动物,或因胡乱或不合理地作出或不作出某种作为而导致任何动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一经定罪,最高可处罚款20万港币+监禁3年。

晶莹晶 发表于 2021-8-18 09: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利益相关:人在汕尾,经常在雨后主动搜寻并踩死非洲大蜗牛。这种动物早在2003年就列入了中国第一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


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共四批)


首先让我们看看香港特区的这一法条吧。不得不佩服的是,政府官网还提供了不同修订版的文本,方便人们了解法条的变动:

本条例旨在禁止与惩罚残酷对待动物。
[1935年11月29日]
(格式变更——2018年第3号编辑修订纪录)
1.简称
本条例可引称为《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
2.释义
在本条例中,除文意另有所指外 ——

高级兽医官 (senior veterinary officer)包括任何获渔农自然护理署署长授权根据本条例执行高级兽医官职责的兽医官;  (由1979年第53号第2条代替。由1999年第331号法律公告修订)

动物 (animal)包括任何哺乳动物、雀鸟、爬虫、两栖动物、鱼类或任何其他脊椎动物或无脊椎动物,不论属野生或驯养者;  (由1979年第53号第2条代替)
船只 (vessel)包括任何大小船艇,或任何其他各类用于航行的船只;

卫生主任 (health officer)具有《释义及通则条例》(第1章)第3条给予该词的涵义;  (由1960年第30号附表8增补)

卫生督察 (health inspector)具有《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第132章)第2条给予该词的涵义。  (由1960年第30号附表8增补。由1986年第10号第32条修订)
(由1960年第30号附表8修订)

3.有关残酷对待动物的罚则

(1)任何人 ——

(a)如残酷地打、踢、恶待、过度策骑、过度驱赶任何动物或残酷地使任何动物负荷过重或残酷地将其折磨、激怒或惊吓,或导致或促致任何动物被如此使用,或身为任何动物的拥有人而准许该动物被如此使用,或因胡乱或不合理地作出或不作出某种作为而导致任何动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或身为任何动物的拥有人而准许如此导致该动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

(b)如掌管任何被禁闭或被关禁或正由一处地方运送往另一处地方的动物,但疏于对该动物提供充足的食物和清水;或

(c)如输送或运载任何动物,或导致或促致任何动物被输送或运载,或身为任何动物的拥有人而准许该动物被输送或运载,而所采用的方式或盛放动物的位置,或盛载动物的箱、篓或篮的构造或过小体积,令该动物承受不必要的痛楚或痛苦;或

(d)如将任何动物装上船只或铁路货卡,或将任何动物自船只或铁路货卡卸在另一船只或铁路货卡、码头、岸或月台,而所采用的方式或使用的器具令该动物承受不必要或原可避免的痛苦;或
(e)如导致、促致或协助进行动物打鬭或动物挑惹,或经营、使用、管理、作出作为以管理或协助管理任何处所或地方作为或部分作为动物打鬭或动物挑惹用途,或准许任何处所或地方被如此经营、管理或使用,或因任何人获准进入该等处所或地方而接受金钱或导致或促致任何人因此而接受金钱;或

(f)如在任何动物因疾病、衰弱、受伤、疼痛或其他原因而不适宜被使用于某种工作或劳动时,仍将其如此使用,或导致或促致其被如此使用,或身为其拥有人而准许其被如此使用;或

(g)将任何动物带进香港或驱赶、运载、运送或移走,或据有或畜养任何动物,或明知而容受任何动物在其控制下或在其处所内被据有或被畜养,而所采用的方式可能导致该动物受到不必要或原可避免的痛苦,

一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200,000及监禁3年。  (由1950年第22号附表修订;由1979年第53号第3条修订;由2006年第23号第2条修订)

(2)
为施行本条,拥有人如没有就保护动物免受残酷对待而作出合理的谨慎措施及监管,须当作已准许残酷对待动物:
但如拥有人只因没有作出上述的谨慎措施及监管而被裁定犯本条例所指的准许残酷对待动物罪,则在没有给予他罚款选择时不可将他处以监禁。
(3)本条不适用于在宰杀或预备宰杀动物作人类食物的过程中所作出或不作出的作为,但若如此宰杀或预备宰杀动物为动物带来不必要的痛苦,则属例外。
4.逮捕、检取、进入和搜查的权力

(1)任何高级兽医官、任何属二级农林督察职系或较高职系并获渔农自然护理署署长以书面授权的渔农自然护理署其他人员、卫生主任、卫生督察或警务人员,均可无需手令而逮捕凭其个人观感或在其他人的申诉和告发下他有理由相信违反第3条或违反本条例所订任何规例而犯罪的人。上述的其他人须向上述人员或督察报上其姓名及居住地点。  (由1979年第53号第4条修订;由1999年第331号法律公告修订)

(1A)(a)任何人(下称被捕人)如被非警务人员的人根据本条逮捕,须随即带往最近的警署或交由警务人员羁押。

(b)每当有被捕人带往警署,《警队条例》(第232章)第52条的条文即行适用。

(c)每当有被捕人交由警务人员羁押,《警队条例》(第232章)第51及52条的条文即行适用。  (由1979年第53号第4条增补)

(2)如何人所犯的上述罪行涉及任何动物、运输工具或物件,或任何人藉任何动物、运输工具或物件而犯上述罪行,则该动物、运输工具或物件,可由任何上述人员或督察检取并带往警署或任何方便的地方,存放该处,直至控罪经适当法律程序获得决定为止,但按裁判官的命令而须在较早时间将其交出除外。
(3)任何上述人员或督察,可将任何他怀疑与在第3条下所犯罪行有关的动物在任何街道或公众地方截停,并予检验。

(4)任何高级兽医官、卫生主任、卫生督察或警务人员,如有理由怀疑在任何建筑物内或在任何车辆、火车、电车、航空器或船只上有人正在或已经犯违反本条例或根据本条例订立的任何规例的任何条文的罪行,均可进入并搜查该等建筑物、车辆、火车、电车、航空器或船只。  (由1979年第53号第4条修订)
(由1960年第30号附表8修订)

5.裁判官的命令

(1)当任何人已就任何动物被裁定犯第3条所订或根据本条例订立的任何规例所订的罪行时,裁判官可作出命令,规定该动物 ——

(a)不得被使用;或

(b)须移至并在命令所述期间内扣留在命令所述的地方。

(2)规定任何动物不得被使用或须予扣留在某处地方的任何命令,可不述明期限而代之以指示在该动物康复前不得被使用或须予扣留,而该动物即不得被使用或须予扣留(视属何情况而定),直至一名高级兽医官以书面核证该动物适宜被使用或释放为止。

(2A)(a)如任何动物的拥有人被裁定犯第3条所订罪行,则裁判官除可施加的任何其他刑罚或可作出的任何其他命令外,尚可作出命令剥夺该拥有人对该动物的拥有权,并可作出他认为适当的有关处置该动物的命令。

(b)除非有关该拥有人的以往定罪或品格的证据显示,该动物如留交该拥有人则相当可能会再受残酷对待,否则不得根据(a)段作出命令。  (由1979年第53号第5条增补)  [比照1911 c. 27 s. 3 U.K.]

(3)
如任何动物依据一项根据本条作出的命令而带往某处地方,则任何就该动物而被定罪的人,须缴付该动物留在该处地方整段期间在饲养和治疗方面的订明费用,而该等费用可作为罚款予以追讨:

但如任何该等动物的拥有人要求掌管该动物的人员将该动物毁灭,则该人员须随即安排将该动物毁灭,而对于在该要求提出后任何时间就该动物所提供的饲养或治疗,均无须缴付费用。

(4)任何人违反根据本条作出的命令而行事,一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200,000及监禁3年。  (由1950年第22号附表修订;由1979年第53号第5条修订;由2006年第23号第3条修订)
6.命令毁灭动物的权力

任何裁判官、高级兽医官、卫生主任、卫生督察、政府医生、或不低于督察级的警务人员,在亲自检查后如信纳 ——

(a)动物已严重受伤,以致让它继续生存是残酷的;或

(b)动物已严重受伤或动物的身体状况,令他在顾及将它移走的各种可用方法下认为它并无可能在不受残酷对待的情况下被移走,而让它继续生存亦是残酷的;或

(c)动物(不论是否受伤)的受困位置,令进行拯救并不切实可行,而让它继续生存亦有违公众卫生或安全;或动物的受困位置,令它并无可能在不受残酷对待的情况下被移走,而让它继续生存亦是残酷的,  (由1979年第53号第6条增补)

可藉书面命令,指示将该动物毁灭,而该命令可随即由该人员或督察或任何警务人员执行,或在其指示下执行:

但如任何该等动物是在对其合适的房屋、廐、棚或围场,而并非是在街道或其他公众地方的,则在该动物的拥有人(如在场时)或掌管该动物的人(如有的话)获通知该动物的状况前,不得作出上述命令。
(由1960年第30号附表8修订)

7.无须付给补偿

如有任何动物,依据一项根据第6条作出的命令被毁灭,或在遵从任何自称为该动物的拥有人的人按第5(3)条规定所提出的要求下被毁灭,而在后述的情况下,掌管该动物的人员是真诚地相信提出该要求的人事实上是该动物的拥有人,则无须向任何人就毁灭该动物而付给补偿。

8.订立规例的权力

(1)为防止残酷对待动物,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订立规例,订明将动物禁闭在任何地方、船只、火车、电车、航空器或车辆的条件,包括任何该等地方的发牌、建造及妥善保持卫生事宜。  (由1939年第16号第2条修订;由1950年第22号附表修订;由1979年第53号第7条修订;由1999年第65号第3条修订;由2006年第23号第4条修订)

(1A)根据第(1)款订立的规例,可规定违反规例中的某一指明条文即属犯罪,可处不超过第5级罚款,而就持续的罪行而言,则可就罪行持续期间的每一天,另处罚款不超过$200。  (由2006年第23号第4条增补)

(2)当任何船只的船长在其船上时,如有违反任何规例的情况发生,则该船长(除实际犯罪者外)须当作犯违反该规例罪,并可据此被检控并受惩罚。

该法条本身豁免了宰杀并烹饪动物中的必要痛苦,但并没有明文豁免对家庭害虫或外来入侵物种的杀戮,也没有指明何为“不必要的痛苦”。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杀死外来入侵生物本身是无可厚非的,而撒盐和踩踏带来的痛苦,都谈不上“不必要”。


香港法制是很重视判例的,欢迎其他答主和评论区的朋友补充相关判例。

SamSanders 发表于 2021-8-18 09: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人来强答一波


hhhhhxswl,真系笑L死我拉


我刚看新闻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居然回忆起高中生物osmosis,并拿蜗牛来测试细胞膜的 differentially permeable 特性。我一看,原来是博士生,respect+++。(补充:原来还是入侵物种:非洲大蜗牛,他是在保护香港biodiversity!生物大神啊!请受我一拜!)


认真mode:


其实早在上年,黄丝里就有一伙人是动保分子,不时也会在街上看过这些banner

E5OO515J5j7RNG65.jpg

s45wEvwZMbUGkmHV.jpg

个人觉得事情绝不简单,


猜想一:以往不起诉,今天突然发生这事是要安抚部分人的情绪,装作很公义。


猜想二:有些人想以动保名义来唤醒昔日的乱象


但连登(立场:深黄)那边都觉得成件事on99,所以猜想二并不成立


香港以往都有发生过,但那么荒谬的就是第一次听。平时都只是抓那些放毒sha街猫、流浪狗的,但蜗牛就第一次。


想起小时候贪玩踢了只蜗牛出马路就怕怕的。


剛打完排位就五百贊了,謝謝各位賞面。希望大家理性評論,並尊重他人。ヾ(。>﹏<。)ノ゙*。

君莫笑 发表于 2021-8-18 09: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件事情,一定要香港的政府部门,比如环保署出来,告诉大家遇到这种蜗牛和类似有害生物,举报给谁,让谁来管。


而且,这个当事学生,也应该要拿起法律武器,状告相关部门和环保组织,追究他们在宣传和正确行为引导方面的缺失,没有告诉市民如何正确消灭蜗牛,按照自己受罚的程度加倍索赔。


反正既然那里喜欢拿法律条文来为难人,那么就大家用法律玩到底。

jeasn 发表于 2021-8-18 09: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查了下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发现一些在实践过程之中可能产生问题的地方:

NewNBYgfBzMmNBWl.jpg

可以看到,《条例》对于宰杀动物用作食用目的网开一面,但对于控制公害、保证自身和其他社会成员的健康,却没有提供相关的例外。


这就可能出现显失公正的情形:


如果发现小区公园里有非洲大蜗牛在传播疾病、啃食花木危害公共利益,一把盐下去杀死了蜗牛,犯法,可被处以三年监禁。


如果发现小区公园里有肥美的非洲大蜗牛,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抓起来做成盐焗蜗牛,没事,符合制作食物这一例外。


第一种情况显然比第二种更加符合公共利益,但却被评价为犯罪,这不得不说是立法方面的不科学、不严谨之处。

qCLQ666698L69zlL.jpg

再者,本文对于「动物」的定义过于宽广,会导致相关立法缺乏期待可能性。按照《条例》中的定义,苍蝇、蚊子和「小强」也属于受法律保护、不得残酷对待的动物,这样一来,售卖杀虫剂岂不是在提供犯罪工具?各种驱虫广告、生活小窍门,岂不是在传授犯罪方法?


这样一来,其实就违背了法律的「期待可能性」,用大白话来说,就是这样的立法会导致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当一个守法公民,这样的立法不可取。


第三,《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受到英国上世纪初期动物保护法律影响,但当时英国相关法律主要是在保护马匹或者其他用于骑乘、驱使的家畜。对此,香港爱护动物协会的福利部副总监候安娜曾经援引过相关文献加以说明:

gLX19EEUcXXz27DA.jpg

的确,从《条例》的部分表述来看,这部法律较多地考虑到了马匹和其他家畜的福利问题,从立法者的原意来看,未必涉及无脊椎动物的福利。(例如条例强调禁止「残酷地打、踢、恶待、过度策骑、过度驱赶任何动物或残酷地使任何动物负荷过重或残酷地将其折磨、激怒或惊吓」动物,这类表述似乎更加适用于马、牛、驴等家畜。


这样看来,似乎不宜机械地适用《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来处罚控制有害生物的情况,也难怪引发香港特别行政区本地网民和内地网友的一致惊诧了。

坚决辟谣 发表于 2021-8-18 09: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抖音里一个网红可能要被「凌迟处死」了


虐杀蚊子100种方法

还出了个合集

sEao4OzOmOll3oIW.jpg


我是觉得这学生挺冤的

没想到「动保」还是渗透进来了

晶莹晶 发表于 2021-8-18 09: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事可以关注立法者的心态,执法者的心态,被执法者的心情。

我也是当过高材生,也当过巡查者,也当过管理者,也参与过公职管理工作。

当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地位,就会发现很多微妙的心理。一般人都不会刻意说,也不好明说,但参与者会有比较明显的体现,甚至以此为窥私般之乐。

我想,不是每条法律在制定时都会引发大关注,杀1000个犹太人和1个修自行车的。有些条款很难不说是有人趁低关注搞的。

等执法的时候,执法人也知道有这种条款可以拿来显摆取乐。

因为有法律的权威支持,被执法者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一般这种被执法者都是被删选出来低反抗性格的。

法律之路肯定路漫漫,很多条款不妥或不好。有权有势有财的不会被这种不妥影响,他们有足够的威慑力影响舆论挟持法律。

偷奸耍滑善巴结的也不大受影响,心态好,能从别的事找回面子,能巴结预先了解执法者心态。

剩下的只有乖的人,受这种条款羞辱,还以法律之明公开羞辱。一般乖乖做人的,忍让已经很多。

所以,法治之外还有德治、人治。

不能体现人民意志的法律就不是该当挡箭牌的法律。这也是法律给与执法者一定自由度的初衷所在。

上一张牌好难 发表于 2021-8-18 09: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这个博士同学是内地人,

那个事件我大概明白各中原委了,

就是香港教育司法系统的黄尸,

眼见不能用闹事和暴力来挑起两地矛盾,

换了种手法来搞事!

什么【热心市民】举报?

哪个正常人会管人搞死蜗牛?

明显就是黄尸的余党嘛!

这就是我为什么坚决反对

立法“保护”动物。

这个口子一开,

解释权就不在党和人民手里,

而是在一些拿了钱的NGO手里。

所谓保护动物,

就像清朝的文字狱一样,

成为挑动社会矛盾,

成为敲诈勒索,

打击异己的手段。

如果这名博士是内地人,

那问题就更大了,

希望人大出面释法,

宣告香港的动保法无效。


fYXT13k99KytV37Y.jpg

毕竟,香港是中国的土地,


要符合中国的国情,


尊重中国的民意!

花开了吗 发表于 2021-8-18 09: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这个法律是1935年的。


后来多次修订,居然成了现在的样子。


法律来源当然是英国爹的。


实际执行,上新闻不是第一次,各种奇葩案例。


这条属于法律制订拍脑袋,本来是对不人道赛马赛狗的条款,扩大到所有哺乳动物不算,还扩大到几乎所有动物。


大陆和香港都一些法律条文陈旧,过时,制订时不严谨,与后来的现实冲突。


普通人不知道这些冷门法律,或者法律的解释权很随意,很容易违法,而处罚又相当严厉,造成普遍违法,选择性执法。


这个法本身就有问题,而民众很难发出声音去修改它。不合理的法律长期执行。

君莫笑 发表于 2021-8-18 09: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人类道德和法律,当以人类价值为指向。


譬如,为什么要保护动物?因为这些动物活着对人类有益。


譬如,为什么不允许虐杀动物?因为一个人养成了虐杀动物的习惯,可能也会虐杀人类。


脱离人类价值来谈动物价值,其实是反人道主义的。尤其是上升为一种政治操作或政治正确的时候,实际上是对人权的侵犯。


就拿香港这个案例来讲。


如果这个博士,真的因为杀死三只大蜗牛而被判刑三年加巨额罚款。


那么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一种极端情况:


这个博士奋斗那么多年终于考上博士,现在竟然因为杀死蜗牛而导致前途尽毁,因此绝望而自杀,或就此开始仇视社会,进行报复。(这种可能性并不小,因为培养一个博士,对于个人和家庭而言,几乎都是倾其所有,耗尽了资源。)


那届时我们可不可以说香港的法律和执法者残害了一个博士,毁掉了他的一生,毁掉了他的家庭,毁掉了一个国家的人才?

再回首 发表于 2021-8-18 09: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这种非洲大蜗牛很多的,下雨天全跑出来了,有些“残忍”的本地人经常“屠杀”这种“可爱的动物”,甚至比这位博士生更加“野蛮”,笑称,一脚一个。

dO94JjJ3ar9J9Ba4.jpg

参照上次禁狗肉,我觉得敢为天下先的深圳应该学习先进文明,率先引进香港这种先进的动物保护法,把这种毫无人性的屠夫一个个全抓起来,跟吴亦凡关在一起。

晶莹晶 发表于 2021-8-18 09: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香港发生了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一位香港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据说是内地学生,因为看了科普,香港的大蜗牛可能有害[1],拿盐撒在蜗牛身上杀死。因为杀死了3只大蜗牛,竟然被警方以涉嫌虐杀动物逮捕。这种做法让人感到不可思议,香港现在可能还有数以万计曾参与非法游行的嫌犯逍遥法外,警方竟耗费警力主动调查杀了3只蜗牛的事件,真的是令人费解。

VBf8ljZFpV7v7EFV.jpg

香港01的新闻报道居然用了“狂徒”来称呼该博士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之前的扔汽油弹的黑暴呢,哦,黑暴都是无知学生,是好市民来的,不能用狂徒,那没事了。


好在新闻下面的评论也在讨论这次事件的不合理。摘录一些如下:


  1. 香港D法律都唔能正常,照梗嘅法律[按照这样的法律],D法國餐廰D高級厨师個個都係動物虐待[那些法国餐厅的高级厨师],D法式紅酒煎蝸牛係犯法!?
  2. 會唔會小題大做, 遲啲會唔會劏蟹[杀螃蟹] 都畀人拉?
  3. 以后杀小强[杀蟑螂]可能会被判谋杀,香港真系好搞笑。
  4. 那些每天被你吃下肚的動物遠比這三隻蝸牛可憐,這都是什麼鬼新聞!
  5. 街市佬點檔魚的???[菜市场的人怎么杀鱼的?]
  6. 菜農、花農都會用農藥殺死蝸牛害蟲,咁全部拉哂佢地啦!醫生都會開藥比病人杜蟲,咁又拉哂啲醫生啦!仲有釣友用蚯蚓釣魚都犯法啦!

其实从这些本地评论也可以看出来,警方的这次执法行动争议很大,要知道,香港很多高级餐厅真的是有很多活动物吃的,比如还在动的生蚝,还没死的海胆,还在动的鱼进行切片,活螃蟹做的醉蟹,等等,不一而足。香港新界地区的菜农使用农药杀蜗牛等害虫,也没见有问题。希望这位博士生能找到好的律师,不要影响学业。

U336VQ9k8CgCf46Q.jpg


BX3BNQZMn3F5B5Fg.jpg

原来是这位博士生担心小朋友的安全,估计也不忍心当面踩死,那样其实更残忍,用了食盐予以科学处理,但正好遇到了动保人士。


补充:这个问题是我提的,当时内地还没有媒体报道,我看到香港的新闻,想为这位陌生的港漂师弟发声,让更多人关注他可能遭受的不公平对待。提问之后,我在回答里面简单介绍了情况,以及节录了一些香港网友的评论,表示这次逮捕本身也存在争议,希望不要影响学业。后来这个问题火了,是我没预料到的事情,也是我无法控制的。

于萱萱 发表于 2021-8-18 09: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建议也搞个五大诉求

1. 全面废除《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猫狗条例》等殖民时期遗留的恶法

2. 全面取缔香港爱护动物协会,彻查其与境外资金往来

3. 撤销被捕内地博士生控罪并公开道歉,帮该内地博士生恢复名誉,嘉奖其为消灭入侵物种所做的贡献,予以充分的补偿

4.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动物罪案警察专队滥用公权力,彻查并踢出黄丝警察

5. 平等机会条例中加入《居民身份歧视条例》,消除对内地人的系统性歧视

记忆Blank 发表于 2021-8-18 09: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来科普下我国香港的刑事诉讼制度(毕竟同工也曾在香港某法学院访学)。


我国香港凡刑事案件的基本流程:先经香港警队——刑事调查队,立案侦查 ,再由律政司起诉,香港本地法院判决。 (香港警队理论上 对于3年监禁以下案件有自主诉权,但是实际中针对此类案件使用较少。)


所以该案的话,目前还处在警方拘捕阶段,


如今舆论发酵,同工我倾向于


警队乃至律政司根本不会去起诉该同学,


最终不会有事。


如果有该同学家属、朋友,看到这里还请暂时安心。


(即使极小概率情况下,该案被定罪,处罚也以规定时间点的社会服务居多)

I99sSQSgOaSsQR77.jpg




最后请允许我抖下机灵:

禁止虐待动物,当然重要。


只是本案的逻辑难道是:

非洲的蜗牛 和 非洲的犀牛 都算牛?

jeasn 发表于 2021-8-18 09: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算不上多大的新闻,前几年也有个中大的博士生,半夜在外面电击蟾蜍,被抓了;


传送门:


让我意外的是看了其他回答说这个撒盐的据说是内地生,但是在看了本地的新闻信息几乎都没有“强调”这一点,而只是说了理大博士生等等;要是放在过去苹果还没垮台的时候,估计早就成了头版“内地博士生尖沙咀残害蜗牛”了;


而且另一方面看看香港的新闻媒体用词也挺有趣的,一般形容男的好的一般就说XX男,坏的一般就说XX汉,所以过去经常内地人在媒体新闻上就被称作内地汉,大陆汉,与此类似也有南亚汉,非洲汉,但是你基本没见过什么香港汉,英国汉,一般都是港男英国男子等等;

loure11 发表于 2021-8-18 09: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前殖民地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氛围和“在外软在家硬”、“大事上没出息小事上固执”的小男人的性格,非常相似。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把在大事上硬不起的骨气,在不重要的小事上彰显。


比如,日本人。日本的政治根本不是独立的,外交方针也很受美国影响。作为国格,是屈从的。但日本人喝茶有茶道,养花有花道,吃面的姿势也有讲究,甚至连鞠躬都要分好几个角度,以示不同程度的尊敬。这么多鸡毛蒜皮的“道”,一定不能违背,违背了就是“没文化”、“不君子”。如果你给哥哥弯腰少了一个角度,就不是“真男人”。


这就是典型的被人扇着巴掌,但西装一定要帅。


再比如我们的台湾省。整个社会对于美国和日本高看一眼。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敢和日本人争。美国人卖武器,一点也不还价。对外软得一塌糊涂。如果台湾省只是在外交政策上软倒也罢了。但人家是从内心里觉得日本文化高大上,一跪不起。


但你可千万不要说人家“软”。人家捍卫“民主”可是真的硬,支持“同性恋婚姻”非常硬,游行起来非常硬,支持女人不戴胸罩非常硬。


总结起来就是,该硬的时候硬不起,可硬可不硬的时候,硬得特别有种。


有一种男人,在事业上一事无成,被外人随意欺辱。但回到家,喝茶必须要喝40度的。30度没有茶香,50度烫嘴,40度刚刚好。什么?这不重要?是你不懂罢了!


做男人一定要有所坚持,说喝40度的,少一度都不行。

感性艺术 发表于 2021-8-18 09: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说他这段时间运气不好。
willychaw 发表于 2021-8-18 09: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如直接把提问改成:如何评价内地博士生因撒盐杀死3只大蜗牛而被黄丝陷害入狱?

非要把话题往莫名其妙的地方引,但又不敢谈论阿sir。

素心面人 发表于 2021-8-18 09: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法律是统治阶级用来统治的工具。


在实务中,比的是谁的拳头硬。如果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那么有钱有关系的人就可以游离于规则之外。如果是在扫黑除恶前的中国,那么有权有关系的人就可以游离于规则之外。


很多事情不方便说得太透彻,


随便举个例子来方便理解吧,比如,如果在以前的香港实行了动物保护法,同样是踩死蜗牛,如果是香港的黑社会老大踩死蜗牛,被香港市民拍照上传,被警察逮捕了,那么在诉讼的过程中可以找到很优秀的辩护律师,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情时,可能也不会用“暴徒”这样的词,因为媒体可能和黑涩会有一定的联系,说不定可能是被黑涩会控制住的。


也许这个黑涩会老大最后并没有被判刑,也可能被判刑了,出来以后,这个拍黑涩会老大虐杀蜗牛视频的香港市民就直接被人暗杀了,也可能一家人被离奇灭门。久而久之,其他的香港市民再看到这个黑社会老大踩蜗牛,就不会去指责。然后一个穷学生踩了一只蚂蚁,可能也会被拍下来,上传到网络。


也就是说,本质上是看谁是统治阶级。这个统治阶级可能是拥有公权组织带来的公权,可能是资本家拥有的金钱带来的金权,可能是某个宗教组织拥有的神权。


所以这个本质上其实还是权力的问题,很多严格落实“法治精神”的立法者,律师,执法人员,公诉人员,以及宣扬各种“精神”的法律人士,媒体从业人员,其实就是这些人的工具。


比如,你立法严格限制公权力的使用,那么金权就得到了助长,如果你严格执行动物保护法,那么就是把普通老百姓的人权限制,则会慢慢让他们沦为动物。如果你过度宣扬女权,那么其实是在变相限制男权。如果你在舆论上面限制资本家,那么就是在某一个层面保障了最广大人民的权力。


权力其实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人权,公权,金权,主权,神权,都是权力。


而总有一部分人游离于法律之外,或者部分游离于法律之外,他们用法律,媒体,金融等这样的工具,来限制住别人的权力,来打压对自己可能有威胁的群体,瓦解他们本应有的权力,以维护住自己统治阶级的地位。


而法律从业人员,媒体从业人员,金融从业人员,本质上是这些人统治的工具人。

男人其实你很帅 发表于 2021-8-18 09: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起之前看到有个视频,说一个Up灭红火蚁被圣母喷了。


小何灭“红火蚁”被网络圣人攻击,被气得一肚子气,怎么不说新冠病毒也是小生命


联系到之前游戏又又又被说精神毒品那茬,天天把未成年人玩游戏的问题夸大到妖魔化的程度上。


我只是觉得,在任何领域,若是放任极端情绪主导的观点,任其发展,最后带来的反噬就跟末日钟那样,肯定会遭殃的。


这保动都保到入侵物种名单去了……


晚点会不会说“天花、鼠疫杆菌“这些也是生物,也要保护保护?


又这么魔幻,真哽咽了……

wUeii3ijU33iI33j.jpg

于萱萱 发表于 2021-8-18 09: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第 169 章节选)

2. 释义
动物 (animal) 包括任何哺乳动物、雀鸟、爬虫、两栖动物、鱼类或任何其他脊椎动物或无脊椎动物,不论属野生或驯养者;……

3. 有关残酷对待动物的罚则
(1) 任何人 ——
(a) 如残酷地打、踢、恶待、过度策骑、过度驱赶任何动物或残酷地使任何动物负荷过重或残酷地将其折磨、激怒或惊吓,……

5. 裁判官的命令
(4) 任何人违反根据本条作出的命令而行事,一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 $200,000 及监禁 3 年。


所以,根据香港法例:

当有一天我在家里看到一只美洲大蠊(Periplaneta americana)后,大叫一声,导致该美洲大蠊受到惊吓向我飞来,随即被我一拖鞋拍死时,

我会因激怒、惊吓、残酷地拍打无脊椎野生动物被判处 3 年有期徒刑及 20 万元罚金。

Emmm… 我是居住在香港的中国公民,你们现在可以举报我了 (狗头)

woshiyuan 发表于 2021-8-18 09: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fb9yShpepPvRBPOq.jpg

晶莹晶 发表于 2021-8-18 09: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动物保护组织的人是SB一点也不奇怪,问题是警方也如此智障只能说明有人想借机搞事情。

上一张牌好难 发表于 2021-8-18 09: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理工大学快抄()的作业把他开除!

君莫笑 发表于 2021-8-18 09: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到一个答主科普的,香港法例这一条对动物的定义是:


任何哺乳動物、雀鳥、爬蟲、兩棲動物、魚類或任何其他脊椎動物或無脊椎動物,不論屬野生或馴養者;

举报有奖金没,每一家海鲜餐馆都不能放过啊!!!


如果说为了食用可以豁免,那我给这位“法外狂徒博士”提个辩护意见,我喜欢吃蜗牛,喝蜗牛汁行不行啊

麦都小妖 发表于 2021-8-18 09: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内地人啦,博士怎么样?骨子里就是狂徒,就是凶手!


蜗牛怎么也是港生好吧,而且那么大的有皿煮滋油的权力!


香港的厨师不一样,那个手法,刺身啊海鲜啊……蜗牛做得最好吃!


香港皿煮滋油人士,那当然道德地位上,是不可挑剔的,阿Sir就是服务这些人的对吧?


请继续你们的表演.gif

每天卖套房 发表于 2021-8-18 09: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昆虫算不上动物保护的范围?如果是那点蚊香杀蚊子算什么?


以前黑暴丢燃烧瓶判社区劳动。 一个博士生有几个蜗牛关三年。


感觉这法官在冲塔。

woshiyuan 发表于 2021-8-18 09: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假的赛博朋克:

死人大乐透;剥削到你换义体;剥削到把自己当木偶出租;警察只管富人;买保险的死人把你救活,穷人死了如草芥;公司垄断立法,执法,司法;雇佣兵满地跑;穷人吃人造肉富人吃牛排。

真实的赛博朋克:

一博士生因用盐杀死三只蜗牛被逮捕。


穷尽了你最悲观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出真实的后现代罪恶能做到什么。

SamSanders 发表于 2021-8-18 09: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事发生在香港不奇怪,发生在台湾不奇怪,甚至发生在深圳也不奇怪。


去年年初台湾有个男子开车不小心撞死了一条流浪狗,然后这男子和他家人被人网暴后,不得不给狗办了一场葬礼,并在狗的灵位前下跪,还道歉说:“我才是畜生。”


之后,这男子被警方罚了款后,还被抓了起来。我看以后两岸三地不应该是澳门、香港、台湾,应该是深圳、香港、台湾。

01071115 发表于 2021-8-18 09: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光照着笑话人家了,咱们这边也快了,先从猫狗开始,再全面铺开扩大,不信你听那些心怀鬼胎呼吁停止“虐杀”不吃肉的声音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譬如这类不怀好意的问题


每天卖套房 发表于 2021-8-18 09: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动保邪教的真面目,他们并不在乎什么动物,他们只是想整人。

lx3901 发表于 2021-8-18 09: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敢用盐水泡蜗牛,明天就敢杀人了"

njyang 发表于 2021-8-18 09: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一博士因杀死三只大蜗牛而被警方逮捕???我觉得香港政府应该给他发个奖章!


这香港警方是时候加强一下自己的科学素养的,不不不,应该这么说,是整个香港立法部门都应该加强一下科学素养,顺带着学习一下什么叫与时俱进,毕竟法律也应该与时俱进,非洲大蜗牛是中国首批16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2003年被中国政府列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一批)。


很多人对生态入侵这个概念没有全面的认知,所以才会出现调侃美国的亚洲飞鲤,德国的大闸蟹,实际上我国也有不少生态入侵的物种,而一旦出现生态入侵,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被搞得灰头土脸。


非洲大蜗牛在我国还不算出名,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危害,美国佛罗里达州就曾经让非洲大蜗牛头疼不已,成千上万的非洲大蜗牛长得硕大如鼠,遍地都是,当地政府每年花费百万美元对付蜗牛,但每到雨季过后,它们又会爆炸性成长。


而这些非洲大蜗牛哪来的呢?


1966年一个孩子从夏威夷带了三只蜗牛回到迈阿密,结果在7年内,它们就成了为数17000只的庞大族群……


这种蜗牛体型非常巨大,有的甚至可以达到兔子大小,而且它们的食物主要是农作物,一旦爆发会给当地生态系统造成非常大的损失,1969年美国佛罗里达州非洲大蜗牛入侵,造成的损失高达损失1100万美元,(美国农业部1982年数据)。在1946年至47年,非洲大蜗牛在印度奥里萨邦大规模出现,对蔬菜作物和稻田造成严重的破坏。

YcCpbFh029YBsD3F.jpg

这些都是血的教训,这几年我国广西,广东地区都已经发现非洲大蜗牛的踪迹,非洲大蜗牛雌雄同体,只要两只相遇就可以交配产卵,而且一次产卵数量巨大,很快就会形成规模。

EqdXsHEyXUanaw1H.jpg

非洲大蜗牛不仅仅对蔬菜等农作物危害极大,而且还是许多人畜寄生虫和病原菌的中间宿主,尤其是传播结核病和嗜酸性脑膜炎,系中国国家进出境二类检疫性有害生物。


当初三只非洲大蜗牛,差点毁掉美国一个州,香港这位博士发现的也刚好是三只哦!这位博士及时杀死它们,可能避免了一场蝴蝶效应。


对这样的生物,香港政府竟然觉得杀死三只是“残酷对待”,要我说,对这样的生物,就应该全民普及,见一只杀死一只,这才是对香港其他生物,甚至是对香港人民的保护。

njyang 发表于 2021-8-18 09: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1、中国是依法治国的法治国家。以下哪些行为属于违法行为: (4分)

A. 在校外给学生补课

B. 在互联网上评论防疫、抗疫新闻

C. 司机未能预先阻止乘客跳车

D. 用食盐杀害三只蜗牛

E. 在网约车中持刀袭击司机

willychaw 发表于 2021-8-18 09: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我一直把那些白人圣母式的,虚假的,只会在网上哔哔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当一个笑话看。


从英国对小龙虾立法到澳大利亚那些白人圣母呼吁农民不能杀害老鼠,我一直把他们当傻子看。


但现在我觉得不能当个一个笑话看了。


新闻里面说的是虐杀,不是杀害保护动物。


问题是什么虐杀?


用盐杀害就是虐杀吗?中国现在很多人抓到老鼠都是用开水烫死的,是不是这也是犯罪?


香港已经和中国主流社会很近了。


如果在任由这些圣母蔓延,占领舆论高地有会怎样?


我不想我和我的孩子以后生活在一个看到蚂蚁要小心翼翼绕路,碰到蚊子不能拍死不然就是犯罪的世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收藏:51 | 帖子:2万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