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石

  社区   黄石杂谈   在线教育大裁员:房子刚租好,工作却没了
返回列表
查看: 3225|回复: 0
收起左侧

[国内热点] 在线教育大裁员:房子刚租好,工作却没了

[复制链接]
杜浦 发表于 2021-6-5 18: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82918sraysr5cgggn0pze.jpeg

风口突然就变了。

  

原以为是幸运地选中了在线教育,风口上的热门行业,没想到转眼就“变天”了。

  

接完人事部门打来的电话,应届毕业生张芸在入职前一天被临时告知,录用时定好的六月初入职作废。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等待九月之后的通知,要么则视为主动放弃。

  

“像是一道晴天霹雳,打在我头上。”她觉得愤怒,毕业在即,为了这份工作,她拒绝了其他的工作机会,怀着憧憬赶来外地,租好了房子。如今该去哪?

   

电话那端,是在线教育的头部机构猿辅导,已融资11轮,最近一轮融资后估值155亿美元。

  

《凤凰WEEKLY财经》了解,被临时更改、取消录用的岗位,包括全职、实习及暑期兼职人员,涉及教学辅导、研发等岗位。记者所在的自称为“猿辅导受害者”的群已经满员,为500人。

182918uloo8rrwhhknlhya.jpeg

几乎是同一时间,另一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高途集团(原名“跟谁学”)同样陷入裁员毁约风波。高途集团旗下3至8岁启蒙业务“小早启蒙”被砍掉,近1000名员工被迫转岗或离职。此外,据晚点LatePost报道,其已宣布大幅裁员计划,裁员比例为20%,也有媒体称裁员比例为30%。

      

头部机构的收缩动作,传递出明显的信号: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寒冬

     

教培行业的多项重磅监管政策落地,带来了一些压力。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意见),会议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谋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此前,北京、广州、山西等多地在5月出台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措施。4月以来,北京市监管部门两次对在线教育机构作顶格罚款处罚,涉及高途集团、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猿辅导、作业帮六家机构

     

温度骤降。关于在线教育行业前景的传言迅速滋生:在一些社交平台上,有人称教培机构将“假期不许开课”“培训机构不上市”“不许打广告”,后被辟谣;不断有“爆料”称,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因业务调整裁员或停止招聘,“在线教育最大裁员潮”成为热议话题。

182918mt9xmomzqxquuk64.jpeg

恐慌情绪也在向二级市场蔓延,多家在线教育公司遭遇股价“跳水”。以头部公司为例,受“双减”意见及传言影响,双减“意见”发布当日及第二个交易日,好未来(NYSE:TAL)股价共大跌27.59%,新东方(NYSE:EDU)下跌23.82%,高途(NYSE:GOTU)跌去23.97%,,新东方在线(01797.HK)6.74%,数百亿市值就此蒸发。

182918qwwm1lww8p885kh3.png

受“双减”意见等因素影响,高途(NYSE:GOTU)5月21日~24日共下跌23.97%。


现在原本应是在线教育培训行业最红火的时候。暑假要到了,正是储备人力争夺市场的关键时刻,没有哪家培训机构愿意在“最大的蛋糕”前让步。但如今看来,情况似乎大不相同。

  

经过反复争取,张芸拿到了正常入职猿辅导的机会,她想尽量减少损失,但仍不免有疑虑,“眼下去在线教育行业,还算好机会吗?”她看到有人评价,“当锅里都没饭吃的时候,新端着碗来的还能好过吗?”


房子租好了,工作却没了:猿辅导、高途大量毁约应届生

    

猿辅导对待入职员工录用通知的毁约和重新接受,来得都很突然。

    

《凤凰WEEKLY财经》了解,大多数人都是以电话形式通知的。张芸在原定入职时间的前一天被告知“延后入职”或“放弃”二选一,另一名通过考核的应聘者接到“无法入职”通知前几个小时,还正在沟通入职时间。有人临时被告知,“明天是最后一天可以入职的时间,来不了的话只能说抱歉”。

      

在那通电话中,除放弃这份工作外,大部分人面临的另一个选择是“入职推迟到九月”,没有别的选择。许多人无法接受长达三个月的等待,“那不就是失业吗?这三个月我们也要生活,何况他们也并没有保证九月就一定入职”。接着,他们就收到了邮件,写着“已电话沟通确认放弃offer”。

182918ak6ze1bnluabb0q0.jpeg

应届毕业生可能是损失最大的一群人。他们大多与猿辅导签有“三方协议”,即《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由毕业生和用人单位签署,学校作为见证方。毕业生只能与一家用人单位签署,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放弃其他的机会,如要更改,必须支付相应违约金。一名应届生在社交平台表示,为与猿辅导签约,其向上一家签约公司赔付了3000元。

    

更严峻的情况是,针对应届生的春招已经结束,如果拒绝延后三个月入职猿辅导,他们的求职可能更加困难。许多应届生已离开学校,在工作地租好了房子。

     

几乎没人得到详细的解释,电话就匆匆挂断了。张芸模糊记得,猿辅导人事的说法是“公司内部业务调整”,一名应聘暑期兼职岗位的女孩被告知的理由是,“岗位人员已经饱和”。

    

这难以说服愤怒的待入职员工们。他们在多个社交平台讲述被“毁约”的经历,在猿辅导官方微博及超话内,多条质问的留言涌入,还有人将头像更换为写有“猿辅导无端取消offer不予任何回应”的图片,红底白字,十分显眼。

182918jzxk63xri2ga6pir.jpeg

在猿辅导官方微博下,有许多质疑其“取消offer”的留言。


5月29日起,有人陆续接到猿辅导的沟通电话,也有人在微博发布相关帖子,随后收到客服私信,称将协商解决。一名应届生为争取机会,将自己的租房合同发给了猿辅导人事,请求帮忙申请名额

    

部分待入职员工告诉《凤凰WEEKLY财经》,其已收到可在6月初入职的通知,也有人反映并未收到,猜测“可能是签‘三方协议’的应届生会优先考虑”。

   

截至发稿前,毁约应届毕业生的不只有猿辅导,美股上市公司高途集团甚至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转圜的余地。

    

没有任何预兆,应届毕业生李梦好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了高途集团“小早启蒙”业务被放弃的消息。那是她原本应该在6月初入职的项目,签好了“三方协议”。消息是5月27日公布的,工作就这么突然没了,她此前没得到任何通知

    

李梦好立刻去找人事询问,人事告诉她,“可能无法入职了,要做好两手准备”,又给了统一回复,“所有同学等待通知,做好心理准备”,答应他们“该赔偿会赔偿的”。

182918wqsqmamquanjtyn1.jpeg

“小早启蒙”业务被高途集团放弃,面临失业的除了待入职的应届生们,还有近千名正式员工。

   

在宣布放弃该业务的那场会议上,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对员工说,要“迅速地做三件事”:一是不做3至6岁业务,如果还想做,只能选择离开;二是内部提供“活水计划”;三是如果没有找到合适岗位,就要离开高途。也就是说,除了参与“活水计划”,就是离职

  

据了解,所谓“活水计划”是根据高途内部其他业务的名额,员工重新进行应聘、面试

    

事已至此,李梦好试图寻求参加“活水计划”的机会。但情况并不乐观,其他业务能否消化1000名正式员工尚未可知,人事答复她,“正在盘点名额,一有消息会立即通知”。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等到通知,也不确定等来的会不会是好消息。人已经来了,站在租好的房子里,“板上钉钉”的工作却没了,她只好重新开始寻找工作。


新政大幅收紧学前教培:下架课程、改名“启蒙”,规避监管?

   

李梦好很快知道了自己被裁员的原因。

  

在那场涉及千名员工的“小早启蒙”业务的会议上,陈向东开头就逐字逐句地宣读了一条即将实施的法规,“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他引用的这则法条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案,将于2021年6月1日起施行。

  

陈向东解释称,“从6月1日起,任何机构,不管是公办的幼儿园还是私立的幼儿园,还是校外培训机构,如果对3至6岁的孩子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就是违法的,可以受到国家的严厉查处”。

   

因此,高途集团决定,不再对3至6岁的孩子营销、售卖或者交付语文、数学和英语产品

182918s2btlluzmbmp8xzk.png

对头部在线教育公司来说,监管政策针对的启蒙阶段培训已经是各家的必争之地。“鸡娃”大势下,父母们将教育的“起跑线”越挪越靠前,三岁上早教早已不是新鲜事。这也是培训机构们乐意看到的景象,如果能在学前阶段拉到学员,培养用户黏性,从学前到小学、初中、高中,单个学员的价值将得以被最大限度地挖掘。

     

大多数的头部教培企业在早教市场均已布局。举例来说,好未来、猿辅导、高途课堂等此前除设有学前课程外,还有针对启蒙阶段的单独产品,好未来旗下有小猴AI课,猿辅导有斑马AI课等。这类产品定位思维启蒙平台,提供阅读、思维、英语、美术等产品,但与学科培训界限模糊。

   

为规避监管风险,高途集团赶在6月1日前调整启蒙产品“小早启蒙”。

182918jte0v7igbkgvr0k2.png

高途集团“小早启蒙”官网介绍,其包括阅读、思维、英语、美术等产品。


但实际上,针对启蒙阶段的监管与调整在更早时已经开始。3月底,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要求,落实国家有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

   

多家培训机构的学前课程下架,一批启蒙产品陆续改名,减少“课程”色彩,降低被界定为“学科培训”的风险

    

例如,好未来旗下的“小猴AI课”在3月底更名为“小猴启蒙”。猿辅导旗下的“斑马AI课”更名为“斑马”。4月26日,火花思维旗下的“小火花AI课”也更名为“小火花启蒙”,字节跳动旗下的“瓜瓜龙启蒙”近期上线了美术课。


严查教培行业违规广告:超100亿投放熄火,在线教育遭受重击

    

监管趋紧带来的更大压力表现在,教培广告越来越难做。

    

5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海淀区教委发布《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包括十五条内容,如:

  

  • 要求严禁烘托、渲染紧张气氛,故意造成学生或家长的焦虑情绪;

  • 严禁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如:保过、一次性通过、免学免考拿学历、双倍提升、短期突破高分、就业有保障、XX天速成、真正做到提分、XX天逆袭、高中生轻松本科梦等;

  • 不得使用名师、名校、一线、升学率等字词进行宣传。不得使用学员“现身说法”直接或间接作推荐证明,不得以学员的培训效果作推荐证明,不得从用户评价中挑选好的用户评价进行刻意展示。

    

压力非常直观,宣传方案、话术都要大改,哪怕跟家长沟通的时候也得非常注意用词。”一名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员工告诉《凤凰WEEKLY财经》,“必须处处谨慎”。

    

监管部门的决心明显。《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发布前10天,作业帮、猿辅导即因涉嫌虚假宣传、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等行为,分别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182918xbp9iamagmm9bdgo.png

▲ 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处罚后,猿辅导回应“猿辅导诚恳接受监管部门处罚决定,已对产品和各渠道开展自查和审核,相关不规范标识已经全部整改完成”。


对广告投放的监管,对在线教育行业的挫伤或许比想象中更严重。在线教育机构大多依赖广告吸引新用户,营销手笔惊人,烧钱换增长是常见手段,营销支出收入的六成已算是“收敛”。


以2020年的数据为例,网易有道全年营收31.68亿元,营销费用26.97亿元,占总营收的85.13%。一起教育净收入12.94亿元,全年营销费用为10.98亿元,占净收入的84.85%。高途集团营收71.25亿元,销售费用为58.16亿元,占比同样逾八成

    

暑假到来前,往往是钱烧得最多最快的时候。陈向东曾表示,据第三方估计,2020年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在7月和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可能超过100亿元。

    

而今年暑假尚未到来,往年“烧钱”大战的主力选手之一高途集团已表露“疲态”。高途集团首席财务官沈楠在5月26日表示,从3月开始,高途已经大大减少了在信息流渠道投放的支出。目前,高途已经完全停止了信息流的投放获客

    

在沈楠表态的第二天(5月27日),期待入职高途集团的李梦好就刷到了“小早启蒙”业务被放弃、高途裁员的消息。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受访者姓名均为化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收藏:51 | 帖子:2万

有图有真相